分类: 评论

“墨家巨子”杀子能说明墨家蔑视人伦、冷酷无情吗?

没有任何没有任何没有任何以义掩饰或灭亲,是检验血缘伦理是否普世、如何推导出利他行为的高峰问题和矛盾焦点。除了发出的回应外,还有从欧叙弗罗在柏拉图的《游叙弗罗》中对他父亲被谋杀的证词以及罗马自然法先例中的“遏制”等角度对这个问题的回应。传统的伦理辩证法往往导致“忠孝——血亲伦理——亲属相对隐蔽”与“仁义——普世价值——义灭亲”的简单二分法,容易出现过度解读和过度解读。错位。邓小芒先生认为,即使任何一个人类社会都有为亲人遮罪的观念,也不能证明为亲人遮罪或损人利己就是世间的正义。这只是人类社会普遍存在的,在一定范围内可以容忍的弱点;显然,这与提倡它是一种美德是完全不同的事情。从普世文化来看,血缘伦理的自然内涵在各大宗教文化中,以血缘伦理为基础的隐亲也是人的本性,不仅儒家是特殊的。同样的,既然隐亲近亲在普世的宗教文化中并不是唯一的,那么义剿灭亲也不是唯一的,“无父”“兽”的恶名自然不能归于先秦墨家。 .优越的。